人類群星閃耀時

作者:一書落影 / 微信號:bookclipday 發布日期:2019-06-29

//
人類群星閃耀時//
豆瓣上有一個讀者評茨次威格的作品時用了這樣的形容,每次看到刺猬哥都感覺滿腔雞血和陣陣雞皮,懷疑他寫作的時候是不是嗑了藥。最初讀茨威格的一個《陌生女人的來信》就有這種滿腔充血的感覺,《人類群星閃耀時》更是涌動著歷史的鮮血,時間齒輪的吱呀響徹人類文明的上空。
人們總說所有的偶然背后一定是必然,不起眼的一秒鐘造成了拿破侖在滑鐵盧的慘敗,這是因為庸人的不懂變通;藏在行李箱中的西班牙男人率先為整個歐洲目睹了太平洋的壯闊,這是因為他本身就是一個匪徒和冒險家;74歲的歌德遇到了19歲的少女產生了愛情,在人生暮年創作了《瑪麗恩巴德悲歌》,是因為在年邁的老人心里住著那個浪漫的少年維特。我個人更喜歡偶然,時代的弄潮兒在命運的安排下擁有翻轉乾坤乾坤的魔力,歷史長河中閃耀的群星散發著神秘的光芒,這比一磚一瓦鑄就的豐碑更有吸引力。書中收錄的14篇歷史人物畫像各有千秋,每一個偉大的人都是天生的冒險家,明知道生命短促稍縱即逝依然選擇遠征。當然不是每一次征途都能凱旋歸來,或者說大部分的征途都會鎩羽而歸,甚可克死他鄉。但從歷史的維度來看,那些千鈞一發的失敗讓時間的列車偏離了原來的軌道,所以我們才走到今天。對于失意的前人,我心中充滿了深深的敬佩和感激。1“不朽的逃亡者”以上帝的名義在殖民地干著卑鄙無恥的勾當,任憑無力自衛的俘虜被餓狼撕裂。他身上有著冒險家的過人膽識和獻身精神,同時又不加節制地進行著駭人聽聞的殘暴行為。16世紀的歐洲殖民者有著謎一樣的多重人格,一方面把基督精神和國家大義放在首位,虔誠地向上帝禱告;另一方面對傳說中的財富和美洲土地上的居民懷著嗜血一樣的占有欲。不知道現在有紳士風度的歐洲人對他們祖先的矛盾人格作何感想?
2“亨德爾的復活”出自上帝的旨意,江郎才盡的作曲家本來債主上門窮困潦倒,卻在上帝的指示下在一首詩中找到了靈感,寫下了不朽的《彌賽亞》。這種噴薄而出的情感也造就了激昂的《馬賽曲》,不然又如何解釋“一夜詩人”有如神助的天賦?戲謔的是,《馬賽曲》吹響了大革命的號角,而它的創作者卻因反革命而銷聲匿跡,漸漸被人們遺忘。
3“越過大洋的第一通電話”不僅鋪設了歐洲與美洲連接的電纜,也把人們心中失敗和成功的界限勾勒地清清楚楚。首次啟航承載著人們的歡呼和期待,而首次的失敗則悄無聲息;從頭再來的勇氣來得不聲不響,但間歇性的成功已足以點燃人們的熱情;直到第二次的失敗把這種熱情轉化成惡語中傷,昨天歡呼最響亮的人,今天卻叫囂得最兇。整個人類歷史上人們對成功的關注近乎偏執,對失敗卻像是來在家門口的乞丐一樣避之不及。這是一個非常反現實的現象,因為失敗與人的親密度明顯要高于成功。值得感激的是,沉默的菲爾德沒有放棄,他擊碎地閑言碎語和無理中傷,為自己贏得了榮譽,他是時代的偉人。
4“爭取南極的斗爭”曾出現在語文課本里,第一擁有一切,第二什么都不是的觀念一度在我腦海中扎根。斯科特最終在回營地的路上壯麗地毀滅,但他從未失去勇敢的精神和忍耐的力量。如果說支持他前往南極點的是祖國的榮譽感,那么支撐他回程的就是同不可戰勝的命運較量的堅韌。普通人只有結果可期的時候才會付出行動,杰出的人在結果未知的時候也會拼盡全力,而偉大的人是在明知不可能的情況下依然奮力一搏。第一可能擁有世人的鮮花和掌聲,第二卻能贏得命運的尊重。失敗沒什么的,能創造悲劇的依然是不朽的人。
5“西塞羅之死”是一段我不曾了解過的歷史,我以為像西塞羅這樣殫精竭慮地為一個國家憲法的內容和形式日思夜想的人會得到整個國家整個民族的尊重。然而當他完成遺著的時候,他的國家處于內戰的邊緣。面和心不和的統治者們都想讓他為其所用,而他無論選擇哪一邊,都會將他畢生追求的真理賠得一干二凈。年邁的他像一只疲于奔命的兔子,身后有狂吠的獵狗緊追不舍。最終他累了,懷著必死的決心只求盡快結束這場追逐。所以命運有時就是悲劇,但不要忘記,悲劇可以開出最燦爛的花。幾多找尋,幾多回首。思你,在飄著花香的筆記本里;念你,在帶著期盼的夢中;想你在落日血紅的余暉里。一抹花香,一簾淡月一杯清茶一支素筆。把你畫進畫里,把你寫進詩里,因為有你,歲月變得格外溫柔。
END

關注一書落影微信公眾號,獲取更多精彩內容

彩票网站模板